博猫游戏平台注册代理-五年营收跌10亿 百年老字号珠宝商萃华珠宝遭问询

  五年营收跌10亿!百年老字号珠宝商遭问询:为啥存货增长周转率下降?丨问询风云

  来源微信公众号:投资时报

  2019年,萃华珠宝营收继续走低,虽然净利润同比有小幅上升,但这多半是该公司同期营业成本下降起了作用

  《投资时报》研究员 吕贡

  黄金珠宝行业属于充分竞争行业,市场化程度高,竞争激烈,产品处于弹性消费的奢饰品范畴。因而,品牌价值对公司业绩具有决定性影响。

  近年来,随着国内消费升级推动,年轻消费群体崛起,在国内宏观经济增速放缓、内外部环境复杂多变的情形下,黄金珠宝零售市场也在经历着转型,消费者对于品牌、品质、个性等提出了更高的需求。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拥有125年历史的百年老字号珠宝企业沈阳萃华金银珠宝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萃华珠宝)就陷入困境,近年经营业绩始终不尽如人意。

  2020年7月6日,深交所在对萃华珠宝下发的2019年年报问询函中,表达了对该公司营业收入及存货周转率下滑、现金流压力、应收账款骤增等问题的关注,并要求萃华珠宝对上述问题进行书面说明并对外披露。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该公司年报注意到,2019年萃华珠宝营业收入延续了之前的下滑趋势,实现22.74亿元,同比下降15.56%。虽然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称净利润)同比增长26.40%,为0.37亿元,但这多半是该公司2019年营业成本同比下降18.40%起了作用。

  另外,该公司2019年经营活动净现金流也掉头向下,为-2.14亿元,同比下降708.33%,深交所下发的问询函亦要求上市公司对此说明原因。

  营收波动下降

  萃华珠宝前身是创建于1895年的萃华金店,拥有125年历史,该公司主要从事珠宝饰品设计、加工、批发和零售,产品以黄金饰品为主,兼营铂金饰品、镶嵌饰品等珠宝饰品。

  作为曾经的皇室珠宝商,近年来萃华珠宝的经营状况越来越不乐观。《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该公司2014年—2019年年报发现,虽然萃华珠宝净利润暂未出现负数,但其营业收入及净利润总体上处于下滑态势。2019年萃华珠宝营收实现22.74亿元,较2014年33.08亿元的营收缩减了近10亿元。

  萃华珠宝2014年—2019年营业收入及增速(万元、%)

  数据来源:同花顺

  然而,同期珠宝连锁行业却是呈现稳定缓慢发展趋势,2014年全国珠宝首饰行业规模超5500亿元,2018年发展到近7000亿元,增幅高达27.27%,四年间的年化复合增长率达6%左右。

  再看横向的同行业珠宝企业周大生(002867.SZ)和老凤祥(600612.SH)。《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周大生与萃华珠宝的经营模式基本相同,前者2014年营业收入为26.64亿元,虽低于萃华珠宝同期营收,但2018年其营收实现48.70亿元,增长率高达82.81%,远超行业平均增速。而老凤祥作为一家老字号珠宝企业,其2014年营收为328.35亿元,2018年也增长至437.84亿元,涨幅达33.35%,同样超越行业平均增速。

  可以看到,萃华珠宝2014年—2019年营收下滑的状况与行业及头部企业发展趋势并不相符。

  另外,萃华珠宝近年存货期末余额也在增长,从2014年的10.10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19.80亿元,而同期存货周转率却由3.38次/年下降至1.01次/年。2020年初,该公司还收到辽宁证监局的责令改正书,要求其改进存货管理制度不健全的问题。深交所亦在问询函中要求该公司量化说明存货增长及存货周转率下降的原因。

  萃华珠宝2014年—2019年存货期末余额及周转率(亿元,次/年)

  数据来源:同花顺

  并购无果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无论是历史年限还是客户量级,萃华珠宝均在同行业公司如周大生、老凤祥等之上,但近年来,消费者对于周大生和老凤祥的认知却比萃华珠宝清晰很多。

  2014年—2018年,萃华珠宝、老凤祥和周大生的业务规模均有扩大,开店数每年也都有小幅上涨。然而,老凤祥和周大生在扩店过程中均尝到了收入增长的甜头,唯有萃华珠宝为此付出了销售费用飞速上涨、公司营收不断下降的代价,四年间其销售费用上涨57.31%,超过老凤祥的26.33%及周大生49.14%的涨幅。

  为此,萃华珠宝也积极通过并购等方式改变公司经营能力。

  2019年6月26日,萃华珠宝发布公告称,拟以1.84亿元并购钻明钻石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钻明钻石)51%股权。若收购顺利,萃华珠宝将能按计划借助钻明钻石区位优势,拓展南方市场,增强公司盈利能力。

  可惜,因双方在关键条款上无法达成一致,萃华珠宝此次并购交易以失败告终。

  此外,《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该公司还因子公司未披露0.38亿元外借款,被责令整改。

  2015年10月—2016年1月,萃华珠宝子公司深圳市萃华珠宝首饰有限公司(下称深圳萃华)曾向武汉阜康金银制品有限公司累计借款近0.38亿元,但却未召开董事会作出决议,也未及时对外进行披露。

  2019年10月25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辽宁监管局(下称辽宁证监局)在对萃华珠宝现场进行检查时才发现此事,但据事发已过去3年。辽宁证监局就此事出具了《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责令萃华珠宝予以改正,同时表示,萃华珠宝应该高度重视上述问题,认真学习相关法律法规,强化规范运营意识,完善内部控制,并对照相关要求开展全面深入自查,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进行整改。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